没删锁了还爱着

关于

【第十三计】借刀杀人


借刀杀人:比喻自己不出面,借别人的手去达到自己的目的。



01



漫天乌云把原本就不太亮的夜空压得更为阴沉,月光被笼在这黑云后,只能透出微微月晕,朦朦胧胧的,看不真切。取而代之的是划破天际的银白色闪电,混杂在淅淅沥沥的雨里从夜空坠落,雷声随之而来。



雨水打在窗沿上,发出噼里啪啦的声响,水珠缓缓从玻璃上滑下,倒映出少年蜷缩在沙发中央的影像。屋内一片漆黑,手机成了这黑暗空间唯一的光源。



少年聚精会神地盯着屏幕,目光跟随着屏幕中的金发少女一步步踏上老久的阁楼,站定片刻,一颗破旧的红球缓缓滚至少女脚边,画面转至阁楼深处,向那一望无际的黑暗中延伸。少年屏息凝神,专注于剧情中。就在此刻屏幕上方震动着弹出了微信消息栏,雷声也恰逢时宜的配合出演,着实把他吓了一大跳。



没好气的点开消息栏,林超泽的微信对话框一跃而出,连续几行的问号映入眼帘,尤长靖抱怨地发了句打扰到他看美恐的消息,对方的名字变换了几次正在输入中,欲言又止,最终发来了一条莫名其妙的消息,把尤长靖问得一头雾水。



「你什么时候和林彦俊搞上了?」



「什么?」



「看链接。」



往上滑,果然有条白色对话框里附了条链接,看上去像是学校论坛帖。大概讲的是Y男神和L男神暗生情意的故事,若不是向下滑看到照片中的人是他,尤长靖定是要被po主那图文并茂、有理有据的说辞给说服,跟着感叹这可歌可泣的爱情故事。



故事的另一个主角是五班的林彦俊,尤长靖是知道他的。年段长得好看的拢共就没几个,他又是大家公认最好看的那一个,常常出现在别人讨论的话题中。



可是他们俩能有什么关系?尤长靖在脑海里搜刮了一圈他和林彦俊的交集,少之又少。五班和九班相隔在走廊两端,最多打个照面,连招呼都不一定会打,又何来暗生情意一说。



硬要说点什么......



尤长靖认真盯着配图看,那是张学校小卖部外的宣传图,乍一看并没有什么特别之处,硬是被po主放大从背景图里截出两人的身影,附在一旁。



对于这张图尤长靖倒是有些印象。





那是个酷暑难耐的午后,蝉声与读书声交相环绕在校园中,书声琅琅。操场上,少年们虽排在整齐的队列中,跟着体育委员做热身运动,心却早已飞至操场各个角落,特别是组好队准备打球的男孩们,目光更是一刻都无法从球场离开,生怕一个不注意,所剩不多的球场就被占满了。



在这稍微一活动就能满身大汗的酷暑,体育课仍能在学生最喜爱的课程top3中占一席之地,而没能登上榜首的原因就是无法避免的课前两圈热身跑。



火红的塑胶跑道在骄阳的烘烤下晃着虚影,踏上的每一步都有热气调皮地沿着裤管往小腿处蹿,这样的天气,即使是不太怕热的尤长靖,两圈下来,额头也是要布上细汗的。尤长靖人缘好,一结束就被占到球场的人拉去组队。



球场上,男孩们热血激昂。球场边,女孩们躲在斑驳的树荫下,三三两两聊着天,偶尔偷偷瞄一眼球场上的心之所向。



最终球赛在尤长靖最后一个篮板球后落下帷幕,体育老师的哨声从操场这端传至操场另一端,把分散在各处的同学召唤回各自队伍中,在短暂的训话后,结束了课程。



刚结束了一场激烈的篮球赛,小卖部旁的水槽人满为患,尤长靖用手掌接了几捧水,扑至脸颊,把浑身燥热淌进水里,一不小心打湿了刚剪短的刘海,紧紧地贴着脑门,水珠沿着额头滑至下颚,落在校服上,留下斑斑印迹。清洗完毕,尤长靖侧身为后面排队的人腾出空位,甩了甩手朝小卖部走去。



打开冰柜,冷气就化身为白色薄雾打在身上,畅快淋漓,但这样的享受可不能太久,若是被小卖部老板发现定是要挨一顿批的。短暂的享受后,尤长靖伸手去拿冰柜里仅剩的一瓶可乐,恰好与身边一人握个正着,也不过短短几秒,对方放手转而拿了一旁的美年达。尤长靖抬头,冲对方一笑以表谢意。



画面就定格在了这一抹微笑。





尤长靖寻思着他那一笑再怎么夸张也顶多算得上是感激涕零,可不知怎么的被po主形容得那是眼含爱意、面犯挑花。于此尤长靖不得不对po主的看图说话能力加以佩服。



接着往下滑,记录了些他们两人的朋友圈截图,不看不知道,一看吓一跳,这里面更是巧合不断。比如像这条,图片出自林彦俊朋友圈,是张暖黄色床头灯下的白色大床,一只兔子玩偶从枕头后探出脑袋。那只兔子恰巧尤长靖也有一只,那时班里好几个同学说他长得像爱宠大机密的雪球,他看着可爱也就入手了一只,没想到现在竟成了这所谓的定情信物。



帖子还在不断更新中,最新的一条是林彦俊前几天的朋友圈,文案是「什么时候你陪我看日落?」还配了张他坐在车顶看夕阳的侧影,与同日尤长靖发的夕阳下的全身照,好似隔空喊话。po主更是夸张的在后面加上一句「是yzj吗?是九班的yzj吗?」



由于长时间没回复林超泽,微信已被他狂轰滥炸。尤长靖点开99+的对话框。



「你能少看点八卦,多写题数学吗?」





02



帖子的热度比尤长靖想象中的还要火爆,两人的一举一动被实时监控放大。就连毫无交流的擦肩而过都能引起轩然大波。



更别提上次林彦俊抱作业来他们班,走廊一路布满看戏人群,班里调皮的几个男生更是夸张地喊着尤长靖的名字,让他上去帮忙。尤长靖被这大阵仗弄得不得不开始避嫌了,连对方的喜好都摸得一清二楚,把一切同款类似款都收进柜子深处,甚至连上厕所都不惜多下一层楼,也绝不经过他们班,生怕一个不小心多看林彦俊一眼都被抓包“恋爱”。



这样的日常在期末考来临之际终于得到了平息,人人被迫沉浸在书中摄取精神食粮。末考后,迎来了悠闲的长假,就在尤长靖以为万事大吉之时,生活跟他开了个更大的玩笑。





伴随着林超泽的笑声,尤长靖在公告牌前反反复复确认分班名单,最终只能无奈接受和林彦俊分到同班的现实。



 “恭喜恭喜,祝你新学期甜甜蜜蜜。”林超泽拱手调笑,在尤长靖一记眼刀中突然改口,“不对不对,是甜甜蜜蜜两年。”



两人小打小闹一路,在上楼前的走廊偶遇了林彦俊。林超泽用胳膊肘轻推了一下尤长靖,挑眉调笑,“尤长靖,你对象诶。”



声音不大不小,刚刚好传进林彦俊耳朵。他回头时正好看见尤长靖作势挥动拳头威胁林超泽,用轻声的气音说了句,“闭嘴。”



那模样一点也不凶,倒是怪可爱的。



看对方停下了脚步,林超泽故意以不同班为由,挣脱了尤长靖挽留的小动作,光速逃离。留下两人面面相觑。



尤长靖有些尴尬地清了清嗓子,然后故作淡定的继续向前走。两人像是约好了一样,就这么一前一后步调一致的走着。走廊人多,这短短几百米走得像红地毯一样瞩目。尤长靖心中大呼不妙,他都能想象到今晚帖子更新的内容会有多夸张了。





尤长靖记得他曾在书中看过墨菲定律。其中一条说到,如果你担心某种情况发生,那么它就更有可能发生。



在此之前尤长靖对于这样的言论是嗤之以鼻的,而此刻,投影仪上的座位分配表,让尤长靖两眼一黑,他真真切切的感受到定律的可怕程度。



本想借着暑假把流言的热度平息,现如今是难上加难了,之前在不同班级还能尽量避开,如今在一个班,还分到了同桌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。



尤长靖看着左手边转笔听课的人,默默在心中叹气。



正当他思绪飞至九霄云外之际,任课老师的一声怒号,才把他唤了回来。



 “尤长靖,这题你来答一下。”



尤长靖光想着流言的事,哪知道这会讲到了哪,但也只能硬着头皮站起来,试图从这字里行间找出答案。就在这时旁边突然伸出一只手,轻轻敲着一个选项给他提示。尤长靖还来不及看清选项,那只手的主人也被喊了起来。



 “林彦俊很有同学爱是不是?那陪他一起站着好了。”



两人并肩站着,听老师训话。“尤长靖你真是一点也不长进,上课不听,盯着林彦俊看干嘛?他脸上有字吗?”



此话一出下面闹得不可开交,起哄声连绵不绝,把任课老师弄得一头雾水,为了维护课堂秩序,不得不让他们坐了下来。



尤长靖内疚地冲林彦俊撇了撇嘴,对方抿着酒窝耸肩以示无所谓。



几天相处下来,尤长靖发现林彦俊就是那种典型的面冷心热,表面上事不关己,但私底下默默做了很多。抛开一切来说,林彦俊绝对是一个值得深交的朋友。况且人家一脸坦然,自己若是不搭理他,就显得格外矫情。再说了跟这样的大帅哥传点绯闻怎么了,还能少块肉不是?这样想着尤长靖心里坦然了不少,决定跟人家好好相处。





两人的友谊和大多数男孩子一样都是在球场上建立的。



之前尤长靖还碍于绯闻,想方设法拒绝林彦俊一起打球的邀约,甚至连自己最喜欢的篮球明星是贝克汉姆的瞎话都说了出来。林彦俊看破不说破,每次赛前还是一如既往地邀请他。



而尤长靖这次意料之外的答应了。



 “我打不好,输了可别怪我啊。”



 “有我呢,输不了。”



另一队带着温州口音的男孩把球抛了过来,朝林彦俊一挑眉,“话说得这么满,等等输了请喝饮料哦。”



 “行啊,来吧。”



林彦俊和尤长靖头一回一起打球,刚开始由于配合问题,让对方抢占上风。好在两人球路一致,经过几球磨合,默契也慢慢提升了,后半场奋起直追,最终以一分险胜对手。



 “黄明昊愿赌服输啊。”



被点到名的那位叉腰叹气,“啧啧啧,一失足成千古恨,刚刚就不应该让你们夫妻档齐上阵。”记下每个人要喝的饮品,黄明昊带着队友朝小卖部走去。



尤长靖这时候认出了黄明昊,是年段出了名的温州小机灵,与林彦俊相交甚好,尤长靖寻思着怎么没人把这俩人po上论坛,怎么着也比他和林彦俊靠谱。



等水的间隙,尤长靖坐在篮球架下休息,一滑手机发现收藏的帖子更新了,内容正是刚刚那场球赛,把两人是多么默契配合又心系彼此描写得那叫一个细致入微。尤长靖放下手机环顾四周,他敢确定发帖人一定在这附近,至少是看过刚刚那场球赛的人。



还来不及多加思考,林彦俊就朝这走来,给他递上了一瓶水,尤长靖赶紧把手机按灭,接过水冲他一笑。“谢啦。”



有了这次一起打球的经历,两人的革命友谊突飞猛进。而得到进一步升华的契机是在不久后的一个早晨。



刚入秋还未降温,公交公司就迫不及待地把冷气关闭了,尤长靖挤了几星期插冰棍似的公交车后,终于忍受不了这高温天气车内拥挤的热气,决定早起半小时避开高峰期,去搭首班车。



夏秋之际天亮得早,还不到六点的天就快亮透了,空气中散发着淡淡青草的味道,还带着昨天夜里下雨的湿气。尤长靖困意十足地走到了车站,这个时间点人果然不是很多,大多都是跟他一样盯着黑眼圈,哈欠连连的高中生。都说哈欠是会传染的,尤长靖在这样的环境下,也跟着一连打了好几个哈欠。



59路公交车准点到达,上车后虽然没了座位,但站位还是很宽裕的。晃晃悠悠了几站,尤长靖在上车的一波人中瞧见了林彦俊。也不是他刻意留心,林彦俊就是有这种魔力,能让你从千篇一律的校服里一眼就看到他。



对方显然也看见他了,带着俩酒窝径直朝这个方向走来。



尤长靖往旁边挪了挪,给他让出一个手环。“好巧,你也坐这辆车?”



林彦俊点了点头,“之前怎么没遇过你。”



 “以后就会经常遇到啦。”



尤长靖家到学校总共只有两辆车,一辆是9路,另一辆是59路。在此之后,尤长靖成了这班车的忠实乘客,即便有时是9路先到达。两人一起上学放学,刚开始大家还议论纷纷,时间长了也都习以为常、心照不宣了。



就这样59路的首班车陪他们度过了高中的后半部分。





03



秋台风没有夏台风那么猛烈,但也足以让喊着风雨无阻口号的秋游被迫取消。秋雨一夜间把寒意送入城市各个角落,才让人意识到秋季已入了一大半。终于在一个阳光明媚的早晨,让同学们翘首以盼的秋游到来了。



尤长靖背着一书包的膨化食品踩点踏上了学校安排的旅游大巴。林彦俊到得早,给他留了个靠窗的空位。



窗外的行道树不断向后飞驰,高高低低的,形成了一道绿色波浪,在碧空中翻涌向前。尤长靖看着窗外,耳机里的音乐调动着他的好心情,小声的哼着调。



林彦俊翻找了一会书包,轻拍了旁边跟着音乐律动的胳膊,“我忘带耳机了。”



尤长靖刚摘下一只耳机,就听见后排的男同学突然插话,“欸林彦俊,我带了你要吗?”,然后在邻座同学的挤眉弄眼中,拍了拍自己的脑袋,“哦哦哦,哎哟你看我傻的,不懂情趣不懂情趣......”



林彦俊拆了一个小面包往后座嘴里一塞。“吃你的面包吧。”



尤长靖递给林彦俊耳机时正好是换歌的空档期,三两秒的缓冲后,前奏从连接在两人之间的耳机线中传出,尤长靖假装不经意地撇眼正好撞上对方同时转至的目光,歌声同当下氛围一样暧昧。



尤长靖想大概是爱神不小心打翻了糖罐吧,不然空气中怎么会有满满甜蜜的味道,让他有些神魂颠倒。





当有一个人说你喜欢某人的时候,你可能并不会太在意,也许还会觉得他荒诞无聊。而若是身边太多这样的声音反复提起时,不禁会让人陷入思考,甚至对这层的关系产生不一样的感觉。



尤长靖觉得自己在这场流言效应中中招了。





寒假随着天气越来越冷也一步步接近。年夜饭那晚,尤长靖接到林彦俊电话,他光速把碗底所剩不多的米粒解决干净后,就拿着手机准备回房间。



 “我吃饱了。”



 “今天吃这么快?”尤母拿过尤长靖饭碗准备再添一碗,“再多吃点吧。”



尤长靖赶紧摆手,“不了不了,最近减肥。”



 “妈,哥哥肯定偷交了女朋友!他竟然提前下桌诶!”



 “尤靖瑜你不要乱讲话哦!”



兄妹俩吵吵闹闹了几句,最终在尤长靖手机振动中结束了斗嘴。尤长靖留下了一句好男不跟女斗,径直回了房间。



林彦俊的视频通话恰逢时宜地响起。尤长靖趴在床上,调整好了一个舒服的姿势才接起视频。



林彦俊刚洗完澡,头发还没吹太干,耷拉了条浴巾在肩膀上。看着尤长靖油光发亮的嘴唇,林彦俊笑着问,“刚吃饱?”



 “对呀,你呢?吃了什么?”



两人突然就开始你来我往的互爆菜名。尤长靖画面感强,一个个菜品对应着在脑海里浮现,馋得他直咽口水。



 “停停停打住,再说下去我又要饿了。”



 “尤先生你很不经饿哦。”



尤长靖对着镜头嫌弃地上下打量,“要你管。”



林彦俊的好心情显露在脸上,和酒窝一样一刻也掉不下来。而尤长靖同样也情绪高昂,趴在床上晃动着小腿。两人唠着嗑话匣子一下子就打开了,一聊就聊了好几个钟头。



林彦俊像是想起什么突然睁大了眼睛。“对了,让你帮我拿的快递拿了吗。”



 “拿了拿了,你到底买了什么不敢寄回家。”



 “好奇啊,那你刚好帮我拆开检查检查。”



尤长靖翻下床,把手机架在桌上,“我这样好像做开箱视频哦。”



 “那我要给尤主播刷道具吗?”



 “不用太多,一辆游艇。”



 “我开了啊。”在看见屏幕中那人点头后,尤长靖拆开了快递,一双崭新的马丁靴映入眼帘,正是尤长靖前阵子念叨着攒钱要买的那双。



客厅电视里主持人的倒计时声传进房内,在这静默中显得格外清晰。



 “喜欢吗?新年快乐。”对方的声音同窗外的烟花同时绽放,色彩斑斓地倒映在屏幕上。在这盛放的烟花中,尤长靖的心隐隐悸动。



他第一次迫不及待想快些结束这漫长假期。





04



《2012》热播的那年,尤长靖不免俗也跟着响应热潮,找来了片源观看。2012年到来的时候并不是真正的世界末日,但尤长靖的人生却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。



不长不短的假期结束后,高二年就开始进行晚自习,为步入高三接轨。晚自习前有段不长不短的休息时间,刚好够少年们就近吃个晚饭,林彦俊从小卖部买回三明治,把埋在作业堆里,眉头紧皱的尤长靖拉了出去。



 “诶!等等,我还差最后一题了。”



对方速度太快,以至于尤长靖还来不及放下笔,只能揣进兜里,调整步伐跟对方节奏。





傍晚校园已有一大半学生离校,校门口只剩稀稀拉拉归家的些许学生,后山的小树林更是只有寥寥可数的几对小情侣。



林彦俊带着尤长靖朝小树林深处走去,然后自顾自地向四周环顾。尤长靖学着他的模样,探着脑袋也看不出个所以然。



最终林彦俊朝着一棵较为粗壮的大树走去,对着尤长靖说:“尤长靖过来,这棵结实。”



看着尤长靖一脸狐疑的表情,林彦俊噗呲一声笑出了声,“你别这个表情,我又不会害你。”



 “我看你就是要害我,这树这么高,我铁定是要摔个大跟头的。”



 “我护着你,不会让你摔的。”



尤长靖嘴上不乐意,但还是乖乖上前,在林彦俊帮助下,攀上高处粗壮的树杈。林彦俊拍了拍身上的灰,系紧鞋带后起身,猛地往上一蹿,一只手使劲抓住了大树上的一根小树枝,一只脚蹬着树干,三下五除二坐到了尤长靖身边。



 “所以你带我来爬树?”



 “爬树,然后看星星。”



尤长靖往林彦俊指的方向看去,任凭他怎么瞪大双眼也看不见一颗星星,“看什么看,看外星人啊看。”



林彦俊手指点在尤长靖眉心,向旁边一滑。“解锁,刚刚丑死了。”



 “林彦俊同学你还是国中生吗?”



 “不好意思,刚进国小。”



然后两人都笑了。



不知谁先开了头聊起了八卦,从隔壁班新转来了转校生开始,聊到班花和段一在一起了,又打赌一班班长喜欢的是七班体育委员还是二班音乐课代表。



接着是短暂的静默,却不尴尬。



尤长靖还是第一次攀上这么高的地方看学校,朝远处望去,街道边暖黄色的路灯和教学楼高层齐刷刷的白炽灯交相辉映,在这夜深人静的校园里宛如繁星点点,好不美丽。



 “你想好考哪了吗?”



 “我的话,可能是艺术院校。”微风拂过他的脸颊,吹乱了他柔软而微卷的发梢,带动着一旁的树叶伴随他的话语沙沙作响,“想让更多人听到我的歌声。你呢?”



 “我还没想好呢。”林彦俊侧过头看着尤长靖谈及梦想时熠熠生辉的模样,感叹道,“真好,有喜欢的事。”



 “你也有啊,喜欢看NBA,喜欢吃甜食,喜欢看课外书......”



 “喜欢你。”



对方眼神太过于灼热,羞得尤长靖慌乱地从短暂的对视中逃离,忽而看到不远处树下的小情侣难舍难分的相拥亲吻,羞红的耳尖传进少年变声期略带沙哑的嗓音,“你想试试吗?”



尤长靖看着缓缓贴近的脸庞,不知道该做出什么回应,摇摇欲坠的身体被温柔地轻轻地圈住,接着是微凉而柔软的触感覆上唇瓣。尤长靖一时忘记了闭眼,他看见对方因紧张微微颤抖的睫毛,轻轻扫动,扫去了他心中的烦躁。



十七岁少年的吻,温柔而又急促,真诚没有技巧。



像剧烈晃动后开启的碳酸饮料,压抑太久的甜蜜,一下子喷涌向上,爆发出的甜甜气泡缓缓上升,把尤长靖冲得老高,飘飘然不知方向。



那晚,星星不亮,月亮也不亮,林彦俊却照亮了尤长靖的整个夜晚。





05



许久未更的校园热帖又更新了。



而这次更新却只留下Happy End两字,引发热议。



黄明昊退出账号,抱着一箱魔芋爽,核实了一遍在途物流信息后,打开微信在名为8的对话框中发了条「谢谢老板。」












 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
本文「借刀杀人」:

「借」流言效应之「刀」,「杀」进你的生活,把你变成我的「人」。





感谢为本次联文幕后付出的安阳,辛苦了。



  下一计,请期待12pm   @霁亭青玉案  树上开花。

 

 

 

 

评论(74)
热度(1183)

© 橙子怒娜 | Powered by LOFTER